聯絡我們

文章分享

文章搜尋

 
《總幹事心語》—— 原來「愛情」是這樣的
我自幼喜歡閱讀,高小至初中期間已經看了很多中外名著,這些作品不少是愛情小說。那時年紀還小,不懂男女之間的愛,真正體驗還是在大學時期。我與一位女孩子交往越來越密切。有一年的暑期,我在加拿大北部工作,透過寫信與她聯繫。那時電郵尚未現世,信件郵遞需時一星期。就在多次的收信和回信中,我經歷到愛和被愛,並輕輕地對自己說:「原來愛情是這樣的!」

從聖經人物淺談去或留
1. 他拉
  「他拉帶着他兒子亞伯蘭和他孫子,哈蘭的兒子羅得,以及他的媳婦,亞伯蘭的妻子撒萊,一同出了迦勒底的吾珥,要往迦南地去。」(創十一31a)

移民浪潮下的危與機
引言
  移民是今天香港熱門的課題。眾多市民不約而同移居海外,名為「移民潮」。移民潮」影響不同行業,例如學校的學位和老師的空缺。需要適應和對策。教會受影響亦不會例外。不過,究竟有甚麼影響?雖然不是所有教會受「移民潮」影響,但對受影響的,可有甚麼對策呢?為此,我訪問了一些牧師,概略了解狀況,繼而分享五個屬靈原則,來面對「移民潮」帶來的衝擊。

帶住祝福去移民
七月一日的晚上,在機場送別一個移民家庭。有位年輕人在外圈拍照,我走上前問他,你好,你是記者嗎?
年輕人回答:是的。
我問:請問你是那一間傳媒
年輕人說:某某報刊的。他繼續說:你們是教會嗎?
我說:是的。你怎麼知道?
年輕人說:我看見祝福兩字。

教會與移民潮
近幾年香港湧現移民潮,教會也不免於這樣的洪流。我的堂會是一所成人崇拜二百多人的小堂會。在這幾年裏有十幾個家庭移居海外,還有幾個家庭正在計劃在未來一年離開。移民潮主要影響堂會中的夫婦團契,其他如兒童主日學、青年團契,甚至長者團契都牽涉在內。

《總幹事心語》—— 甚麼力量推動我傳福音?
2008年,我和太太從居住了三十多年的加拿大回港事奉,我對她說:「十年後,當我們65歲退休回到加拿大時,我會買一部最舒服的車,與妳暢遊這北國大地!」不料在64歲時,播道會總會邀請我擔任總幹事的職位,轉眼間又快五年了。

在變幻中的蛻變
現在是一個特別的時代,一個很多機會的時代,播道會的同工、領袖、弟兄姊妹,我們在事奉主的心志上如何蛻變呢?
路加福音十章25-42節這段經文有兩個大段落,兩個故事:好撒瑪利亞人及馬大和馬利亞的服事,但兩個故事成為一個單元,這裏兩個重點成為一個訊息。

總幹事報告
回顧播道宗派在香港的發展,可以概括地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是上世紀中至80年代,或可稱之為「重新起步」的階段。內地政權於1949年易手後,播道宗派在華南的重心轉至香港,開展了幾間堂會。這時期有美國差會的幫助,福音及社會關懷事工得以漸漸開展。

第二階段是從80年代至今,可以稱為「成熟自立」的階段。在這三十多年裏,播道會的事工迅速發展。堂會數目增加至六十,會眾人數近三萬,宗派的領導完全本土化。上世紀訂立的典章憲制也已漸漸不能滿足宗派發展的需要。

第一百零二屆年議大會概覽
第一百零二屆年議大會已於本年六月二十六日早上順利舉行,本屆也是以半天時問完成全部議程。因受疫情限聚令影響,年議會在三個地點(播道書院中學禮堂、港福堂及福泉堂)以實體及網上同步進行,這種形式進行會議,也是多年以來第一次。分三個地區舉行好處是出席代表可以在較近堂會的地方出席,缺點是彼此的交流溝通就減少了。但最忙碌及緊張的就是總會辦公室的同事了,因分三個地區,人手相對較吃力,另外在技術及器材方面也較擔心,因怕在會議途中網絡「斷線」、「死機」等,幸好有幾位熱心「外援」幫手,當日的程序也算流暢。

《總幹事心語》—— 死亡不再是問題
一位基督徒朋友告訴我,她的姊姊生前是國泰航空公司的空姐。上世紀六十年代,她所乘坐的飛機在日本富士山失事,二十多歲就離開世界,公司把她安葬在跑馬地天主教墳場。之後的三十多年,她的父親每星期都來到墳場,將一束鮮花放在女兒的墳墓前,風雨不改。每一束花都牽動一個傷痛的心,每一束花都帶來一個無奈的感慨。

天長地久有時盡;此恨綿綿無絕期。

按牧心聲:四點心聲
前言
首先分享少許個人事奉歷程:我於1990年信主,1995年接受水禮,在山福堂學習、成長及事奉,2005年進入神學院,畢業後先在恩福堂普通話部事奉,不久又回到山福堂成為傳道同工。

感恩與立志
感謝上帝的愛!讓小僕今日可以分享按牧述志,及過往蒙召的經歷。
感謝主耶穌,我在1986年有機會到英國倫敦進修會計,由同學邀請返當地團契,在1986年5月2日晚上在團契悔改接受主耶穌為救主;並在1987年12月13日接受水禮加入筲箕灣潮語浸信會為會友。
1997年暑假……

按牧心志:按神的心意事奉
可以蒙恩得救是神給我莫大的恩典,可以蒙神呼召,全時間服侍神是恩典中的恩典。感謝神拯救我、醫治我、使用我!
我初信的時候,參加冬令會,當結束時,牧師問有否弟兄姊妹願意服侍神,我想:神這麼好,當然要服侍祂了,就懷着這單純的心,站起來,走到台前。牧師禱告完,再跟我傾談的時候,我才知道原來這就是蒙召,是全時間服侍神。我當時想:我甚麼也不知道,怎樣服侍呢?雖然我不知道,不過神已經知道。感謝神悅納我這單純的心,之後一步一步的帶領我,人生路上又越過高山又越過低谷,神不離不棄的看顧、引導,用祂無比的愛來感動、溶化我這個不懂愛的人,將我剛硬的心,變成柔軟。

按牧述志:變與不變
一.我的心情:戰兢的心與平常的心
  面對按牧禮,這段日子我心情非常矛盾。一方面,成為牧師帶來更多事奉機遇,但亦要承擔更多責任。按牧印證神透過群體給予我機會,是一份福氣,但亦自覺不配,因深知自己仍有很多不足和軟弱,所以言行要更加謹慎,責任加增及自覺種種不配,令我帶着戰戰兢兢的心情面對按牧。

按牧典禮
由播道會總會主辦,於本年五月二十三日(主日)下午三時十五分,假恩福堂舉行按立牧師典禮,是次按牧禮同時按立四位傳道:羅旭生傳道(山福堂)、杜紹平傳道(恩福馬鞍山堂)、潘細寶傳道(恩福堂)、陳嘉信傳道(恩福馬鞍山堂)。是次按牧禮是年多以來首次可以實體舉行,雖仍受入場人數限制,但會友及親友們熱烈參與,現場遍佈一片喜慶洋洋的氣氛。

《總幹事心語》—— 當你疲乏無力時
多年前,我在加拿大牧會,每週主日崇拜後都設有午間愛筵,然後舉行主日學。有一次聚會人數特別多,食物很快就吃光了,那天我就餓著肚子教主日學。

憲制小組的使命
由於稅務及銀行條例等要求,總會自2017年以來都希望能盡快修訂本會章程,故成立了「憲制小組」,現時憲制小組的成員有:
郭文池牧師(召集人)、羅錫堅牧師、陳卓然先生、符致鍇律師、蘇振豪先生、連達鵬博士、姚潤平先生及協助我們的外會律師冼秉浩先生。

從宗派發展的角度看播道會憲制檢討小組的事奉
七十年前的香港,是顛沛離亂的年代,內地政權易手,各界人士移居香港,播道宗派的幾間堂會也在這裏立足。

從會計角度推動播道會各堂會及機構獨立註冊的重要性
香港基督教播道會聯會(以下簡稱為「聯會」),是一間在香港公司註冊處以有限公司名義獨立註冊的法人機構,享有香港稅務局稅務條例88條所認可的慈善團體資格,故此聯會的收入及盈餘是不需要繳納稅項,而奉獻給聯會的個人或團體都可以在繳納個人薪俸稅及利得稅上享有稅務抵扣安排。故此可以説,無論是聯會或奉獻的個人及團體,某程度上在享用社會資源,有責任向社會披露其運作合宜。

雙管齊下——教會是甚麼?
「教會」的希臘文是「被選召出來」的意思,就是一群蒙神從世界中呼召出來,成為在基督裏有神的新生命的人。從廣義來說,「教會」不是一座建築物,乃是一群有主生命的人所聚集而成。狹義而言,「教會」是指在同一個地方聚集,一同敬拜神的肢體,也可以稱為地方教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