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絡我們

文章分享

文章搜尋

 
《總幹事心語》—— 新年四祝願
過去一年,世界各國都經歷了巨大的動盪--新冠疫情、美國選舉、英國脫歐、中美角力、水災風災、地震蝗蟲等。香港面對社會運動和政治經濟的轉型,情況更顯嚴峻。現在新的一年來到了,讓我在這新春佳節裏為你獻上四個祝願:

我沒有這個信心!
一、引言
今日,我嘗試引用《馬太福音》八章5~13節的經文,藉着經文裏百夫長的經歷去思考信心問題。

「疫」境中尋主光
「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裏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約八12)
人生路上必有經歷幽暗的日子,在二十多年的宣教生涯中,曾多次在死亡邊緣擦身而過。我們一家在香港述職時,曾租住在觀塘淘大花園 F 座,其後在新聞才知悉沙士病毒在這區爆發;2001年我們剛在美國述職,在9月11日早上因世貿大厦被炸毁的新聞「驚醒」,尤如大戰即將爆發;2011年3月11日下午,我和姊姊(盧佩珍宣教士)剛在仙台泉教會隣近派福音單張時,發生日本東北九級大地震和海嘯。2020年1月初, 我們剛來到北美探望教會,萬想不到新冠病毒已開始蔓延世界各地,幸而及時趕回仙台能與教會肢體一起面對疫情。

太古城堂的五餅二魚
緣起
2020年發生新冠病毐肺炎全球大流行的疫情蔓延,造成世界經濟嚴重衝擊,外向型經濟的香港社會亦自然大受影響,特別是基層市民所承受的壓力就更深了。今年中,香港政府開始向每個市民發放一萬元現金津貼時,有一位主內肢體主動提出若弟兄姊妹奉獻這筆款項時,他願意以一比一的方式配對,目標是給予基督教機構去服侍最有需要的基層人士。發起的弟兄因信任教會而不會參與任何資源分配的過程,執事會就委托了包括牧者、執事和關心社會的肢體組成的五人小組全權負責。

疫有感恩、體會、經歷
回想第一波疫情出現時,是2020年2月2日是最後一次的實體聖餐主日崇拜,當時的心情仍未能接受到要「急停」!
我求問神:若人與人之間要被隔離,當如何仍能持續履行我的牧職呢?感謝耶和華以勒,祂總有預備,好叫我仍能持續履行牧養:

《總幹事心語》—— 為播道會培訓下一代領袖
上帝似乎特別提拔我 —— 中學時代在教會團契和學校團契擔任團長;畢業後留學加拿大,期間接受導航者福音協會的培訓;大學畢業後兩年,上帝為我預備機會,在當地帶領一所華人教會的創立;孩子出生後,神帶領我們參加一所西人教會。該堂會於三年後按立我作長老,分擔講道和治理的事奉。那時我32歲。

擁抱國度下一代
香港社會正在老化和小子化,香港教會亦如是。面對老化情況,令青少年群體的福音對象人數隨之萎縮,福音策略也要不斷變化才能吸引青少年進入教會。

堂會青少年事工發展和趨勢
劉梓濠2011年應譚漢陽牧師邀請任功課輔導班(小五)數學導師,2013年任初中團的青少年導師,2014-2017年曾任活泉堂執事。教新事奉則從2013年10月起至今,參與2014和2019年的普查研究。

你心目中的教會是?
Jason弟兄
首先,期望更多活動在團契裏, 不只是教書式講解聖經。
其次,期望增加與其他教會接觸, 舉辦一些活動讓不同年齡相約的年輕人互相交流。

我死心了!—— 一位離堂信徒的心聲
今年我選擇了離開所屬堂會。

福音與自由再思播道會在今日香港的角色…
在十架和紅旗各自同被高舉的時代之中,高舉十架、認信基督、持守真道至為重要。論時弊筆者不敢,只是自幼在「福音自由教會」(Evangelical Free Church)中成長,從小被教導教會是我家,福音使人自由,教會是罪人的醫院,在末世之中唯獨基督是主。查看歷史,不論美國或中國播道會,都是在流離(displacement)的處境上被建立,成為一所嚴守聖經教訓、熱誠傳揚福音,去禮儀化的會眾制教會。

新常態下的青少年牧養
與青少年同行的重要
記:過去一年你在青少年的牧養上有甚麼感受和體會?
梁:面對過去一年的社會運動和新冠肺炎疫情,的確有點手足無措,特別在疫情下,堂會要即時改變原有的牧養模式,摸索和學習新的牧養方法,緊貼現今青少年的需要和世界的變化,雖然身心靈感到有點疲累,但上主的恩典仍是足夠。此外,因着堂會部分青少年較為關注社會情況,讓牧養的場景從堂內教導聖經轉為在外陪伴、關心及聆聽他們的需要和想法,讓我更深體會牧者與青少年同行的重要。

一次深刻遇見神的體驗?
樂行弟兄
父母從小便帶我返教會,與同齡的朋友一同成長、受洗並加入教會。而教會內的門訓計劃讓我靈命有所成長,現立志於教會事奉來回應主的恩典。

為神國多走一步
無論從那一個角度而言,現今都是非常時刻。
社會急劇轉變,兩代之間的矛盾越發加增;這種狀況,教會也不能幸免,年青人逐漸流失。

《總幹事心語》—— 重建聖殿的啟迪
最近思考舊約以斯拉記,重溫猶太人從被擄之地回歸耶路撒冷,重建聖殿的歷史事蹟。我想到過去一年,香港的教會經歷了嚴峻的衝擊---社會運動帶來信徒間的撕裂;新冠疫情令實體聚會停止;政制改變產生紛亂和困擾。不少教會經歷信徒和牧者的流失,奉獻收入也減少。香港的教會需要重新建造,但怎樣開始呢?

拓展宣教小組
感謝主,播道總會成立五大方向小組,其中的一個方向,就是拓展宣教。「拓展宣教小組」的成立,是希望透過播道總會、播道差會和其他有關連的團體,加強與眾播道堂會的連繫,強化播道會在本地和境外的宣教事工。主要範圍包括:「境外宣教」- 目前涵蓋的地區包括東亞、東南亞及歐洲;與及「跨文化城市宣教」- 對象包括貧窮人士、社團人士、外傭群體及少數民族等。「拓展宣教小組」其中一個主要的目的,是希望播道總會與播道差會能夠聯手加強與眾堂會在宣教方面的溝通和異象分享。

支援植堂
上一屆播道總會執委們,於去年一起討論、祈禱,提出了五大計劃,成立五個小組負責,盼能回應今天宗派裏不同的需要。五大計劃其中之一,是支援植堂,支援植堂小組因此成立,功能是研究、鼓勵和支援播道堂會開植新堂。小組成員有陳傳華牧師、林美珍姑娘、李應新牧師、黃士騰先生、譚鄭綺雯女士和霍羡研姑娘。

平台?動者?教會?植堂?
香港人口已達750萬,可是信主人數按香港年報2016的數字,基督徒佔了6.8%,即約50萬人。有甚麼最有效的方法去把福音傳給香港700萬未得之民?不少教會學者都指出,植堂是最有效的傳福音策略。

《總幹事心語》—— 第二次機會
使徒行傳15:36-40記載保羅和巴拿巴為馬可而爭論,以致分道揚鑣。馬可曾經中途離棄宣教團隊,所以保羅不願再帶他出外佈道。
不少聖經學者猜測保羅和巴拿巴兩位在這事上誰對誰錯。我不想在這方面下工夫,卻希望分享我對他們兩位欣賞的地方。

正合時宜的五項計劃
多年來,播道會總會設有特定的部門和單位服侍各堂會及機構,包括牧職部、教育部、傳道部、文字部、慈惠部、聯絡部、經濟部、行政部、及社會服務辦事處(剛完成獨立註冊,並改名為中國基督教播道會社會服務公司)等。去年八月,執委會決定在恆常事工之外,加推五項計劃,以求增強眾堂會和機構之間的凝聚與合作。每項計劃都由一個義工小組帶領,在今年初開始實施,也曾在五月二十六日的播道會同工領袖交流會裏向眾堂會和機構推介。